• 《人生大事》:哭過之后何以重拾微笑|荔枝影評

    2022年06月25日 09:40:14 | 來源:荔枝新聞

    字號變大| 字號變小

      文/耷子

      (作者耷子,荔枝新聞特約評論員,影評人,執行制片,江蘇省電影電視評論學會理事;本文系荔枝新聞手機客戶端、荔枝網獨家約稿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)

      《人生大事》是一部承載著太多議題的電影,以至于當我們紅著眼睛走出影院時,對這段觀影記憶竟不知該從何說起。想起歐文?亞隆的一句話:人生的困擾大抵來自四個方面——不可避免的死亡、內心深處的孤獨感、我們追求的自由,以及生活并無顯而易見的意義。《人生大事》以極理性的態度解讀了以上人生困擾,所以可謂之“人生大事”。

      《人生大事》并非中國版《入殮師》,因為它并非只圍繞“死亡”展開。全片之所以保持了足夠的厚重感,源于它以從事“非常職業”的平民視角,鋪開了真實凌厲的社會畫卷。影片的男主人公莫三妹,肩負的家族事業是為世人所不解的“殯葬一條龍”行業。他被女友嫌棄、被鄰居歧視、被客戶誣陷,種種遭遇都極似蘇童短篇小說《手》中的“小武漢”。與“小武漢”因一雙碰過死人的手而走向毀滅不同,莫三妹完成了漂亮的人生反擊。

      這是一個關于逆風成長的故事,而非向死而生的故事。在殯葬業艱難打拼的莫三妹,遇到了剛剛失去外婆、被家庭拋棄的小女孩小文。他們兩個,一個如桀驁不馴的孫悟空,一個像天不怕地不怕的哪吒,兩者的共同點是一無所有、內心孤獨,但都有著強烈的自尊心和行動力。他們從彼此的不理解,逐漸變成了靈魂相依的“父女”。即便,類似的故事在大銀幕上已經上演過多次,但兩個角色的成長線緊密咬合,呈現了出色的戲劇效果。

      在輕喜劇元素的加持下,影片的幾條故事線并行展開,讓觀眾笑中帶淚地鉆進了每個人的生活。我們看到莫三妹和其父親化解隔閡的每一個感人細節,一個男人學會了進取和擔當;看到小文如何在外婆留下的語音中一步步克服恐懼走出悲傷,一個小女孩第一次吞咽了生命的殘酷真相;看到兩個陌生人如何相互攙扶共同走出困境,最終明白,死亡不是終點,遺忘才是。余華說:“以笑的方式哭,在死亡的伴隨下活著”,但有時,哭過之后也可以重拾微笑。

      《人生大事》營造了一種沉浸式的、令人信服的市井煙火氣,讓人時刻置身于最熟悉的街角巷尾。更重要的是,圍繞在主角周圍的那些配角,也都仿佛是從我們身邊走來,既可見彌足珍貴的善良與無私,也可見令人發指的暴戾與丑惡。

      在這樣一個近乎逼真的影像情境中,你會相信莫三妹和他的鐵哥們何來巨大的勇氣收養小文;也會理解那個顫抖著雙手的老父親,為何會在人生的最后日子里,將焦慮和熱望統統拋給眼前這個唯一的兒子。

      和《我不是藥神》《奇跡》等現實題材群戲電影一樣,《人生大事》全員的表演質量,再次帶來了驚喜。朱一龍本就是位可塑性頗高的演員,微表情的控制力和表現力早在《叛逆者》中就已突顯。在本片中,朱一龍扮演莫三妹,其更為松弛自信的演出,將一個長期浸泡在漠視眼光中的底層人物演繹得極具說服力——花襯衫、塑料拖鞋、不離手的煙頭,配以細膩的情緒展現。扮演小文的童星楊恩又,顯現了頗高的悟性;扮演父親的羅京民則奉獻了表演華彩,值得獎項肯定。

      本片導演劉江江,三年前曾在平遙電影節上發起了創投作品《上天堂》,如今終于拍成了銀幕處女作。作為國產片領域極少碰觸的殯葬題材電影,此片的拍攝難度不小。從完成度上看,《人生大事》做到了技術嫻熟,表達流暢。當然,影片在節奏把控,尤其是最后20分鐘的情節鋪排上稍有堆砌之感,如若再從容一些,在適當的位置留白,或許對人物的塑造、故事的深度挖掘更有利。瑕不掩瑜,《人生大事》依舊可以被稱作一部觀賞性不錯、言之有物的佳片,值得從清明假期兩次延檔至今。


    歡迎關注荔枝銳評(lizhirp)微信公眾號:

    下載荔枝新聞APP客戶端,隨時隨地看新聞!

    layer
    快樂分享
    我要看免费的三级片